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詠春飛肘帶來破綻,如果同時進攻,有破綻對手可破嗎?

在學習詠春時,經常被師傅指出飛肘的問題,因為飛肘帶來破綻,然而如果飛肘手同時是進攻手,例如殺頸手,即使有破綻,對手也要忙於防禦,就是進攻也屬「雙殺技」,真的需要怕嗎?

(冚世界的詠春也是飛肘,即使飛,他們也未必懂得破,只懂消極防守,真的要怕麼?)


三十年前的日本漫畫「聖鬥士星矢」,其中有一回,星矢大戰紫龍,紫龍的絕技「昇龍霸」有致命的破綻⋯





問題就是是當大家出招時,結果未必是「雙殺」效果,而是對手巧妙地御開或減輕了攻擊,但卻同時使出致命一擊,則這一破綻必定成為戰敗的主因。正所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還是要小心為尚。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從經濟學解釋股票價格,以思捷環球(330)為例

股票價格是由供求決定,現以圖表解釋:


圖中,紅色線是需求曲線,根據需求定律(law of demand),假設其他因素不變,某商品的價格越低,需求量便越高。價格與需求量的反向關係,簡單說,平野多人買,貴野少人買。

圖中,藍色線是供給曲線,價格越高,供應越多,反之亦然。

當需求曲線與供給曲線交錯,就會出現均衡點(Equilibrium),得出均衡價格及均衡量。股票價格也是因應巿場的供給及需求下決定的。

當需求量由D1加至D2,價格及數量也上升,價格由P1加至P2,數量也由Q1加至Q2。就好像一間很受歡迎的公司決定上巿,有超額認購,未必人人也可成功認購,當這公司正式在交易所上巿,許多人便會在巿場搶購,由於需求量急升,價格也會上升。


當供給量由S1加至S2,數量會上升,價格會下降,數量由Q1加至Q2,價格由P1減至P2。就好像當上巿公司發行新股、或者供股,巿場上該公司的股票數量急升,價格便會下降。

思捷環球(330)曾於2002年成為恒指成份股,正式成為藍籌股,股價急升,但大股東刑李源不斷減持股份,令巿場供應增加,2008年刑李源辭去公司所有職務,2010年沽清所有股份,故那時股價一直下跌。

(刑李源高賣低買,也是財技的一種。如果一間公司不努力經營,股價難有起息。)

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富不過三代?從新世界發展(0017)分析



鄭裕彤時期的新世界發展,算是最輝煌的時期,2016年更是香港第三大富豪。但理財也有失當地方,想當年,彤叔意欲私有化新世界中國,在低息環境,舉債集資是理想方法,但他卻以供股方式,公司股份大增,但盈利卻沒有大增,利潤自然攤薄,股價必然低沉。



鄭家純上任後,好大喜功,大幅進行收購,以致負債急升,退休的彤叔也出山,變賣資產救亡。彤叔死後,鄭家純繼位,後來中風,新世界股價微跌後竟然反彈,真是諷刺。


(Adrian英雄出少年,希望不要令我跌眼鏡。)

鄭志剛畢業於哈佛大學,又曾在高盛、瑞信、瑞銀等金融機構工作,有相當金融知識及經驗,在他領導下,公司增加現金流及土地儲備,前途無可限量,始乎打破「富不過三代」了。

(新世界發展多元化,除了地產,更有零售、運輸等,多元化發展可以分散風險。)


同樣於1972年上巿的新鴻基及長實,股票已不知增加幾多倍,新鴻基股價113元,長和93.25元,新世界發展9.78元,雖然不能比較,但我自己也睇好鄭志剛這幾年的工作,8.9買入,收了一次息301元,成本約8.6左右,以一手1000股計,暫時盈利約1180元,可以再等等。今日公布截至去年12月底,中期業績純利43.36億元,按年升31.38%,每股盈利0.46元,中期息0.13。

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在香港讀經濟,一定要拜讀兩位大師作品:張五常博士、林本利博士


張五常(1935年12月1日),生於英屬香港經濟學家產權經濟學代表人物之一,畢業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經濟學系。他以《佃農理論》和《蜜蜂的神話》(諾貝爾得獎經濟學家Coase Theorem 的應用)兩篇文章享譽學界。自1980年代起在香港報界以產權理論分析時局,在中港兩地引發迴響。張五常對中國的改革開放跟英治香港時期的自由開放極力推崇。並曾於1988年,引薦傅利曼會見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多年前因商業糾紛被美國通緝。



林本利(1960年5月10日-),香港經濟學者,專長為公共事業監管政策、企業管理,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林本利中學畢業於聖保羅書院,1984年畢業於港大經濟學系,1988年完成港大經濟系碩士學位。1995年完成英國布里斯托爾大學的博士學位。1989年,到香港理工學院(後來的理工大學)的商業學系任教職。此後,林本利在理大任職到2011年,職級至會計及金融學院副教授。
林本利曾加入多個政府的諮詢委員會或研究小組,如能源諮詢委員會、藝術發展諮詢委員會、中央政策組運輸經濟學研究小組。他亦有撰寫報章專欄、入門級的理財投資書和中學教科書。

(當年考高考,張五常博士的「賣桔者言」,是必定閱讀的。)

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

投資的目標是甚麼?不是為發達,只為財務自由,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

許多人常常想發達,但大家也知道,成功的人也不多,並不實際。其實真正令自己開心,不是單單物質,而是做到真正財務的自由,令自己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發揮所長,這樣人生才有意義。

我真的後悔這麼遲才閱讀到「富爸爸與窮爸爸」,知道理財的重要性,要做到真正財務的自由,人生才有意義。好像香港人,全球工時最長,莫說追求理想,休息也不足夠,有甚麼意義呢!

要達到財務自由的三個步驟:
1. 將所有金錢計算,都換成跟時間有關,稱為「現金流」。
2. 計算所有生活開支,需要多少現金流。
3. 創造出2倍生活開支的被動收入,就達成財務的真自由。

我每天在地盤附近的快餐店吃早餐,早餐流出現金30多元,一個月約1000元。有了現金流的概念,就清楚掌握金錢度,知道未來的用錢。計算出所有生活開支,但因會有變數,沒有儲蓄及流動資金,帶來風險,故要再乘以兩倍,就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標,達到幾多錢的被動收入,達成財務自由。


所謂「被動收入」,就是指不需要每天工作也能持續創造收入,例如:租金收入、股票收息、債劵收息等⋯。

假設每月所有生活開支是10000元,一年就要12萬元,2倍生活開支就是24萬,假設股息是5%,就要有480萬收息股票,就可真正做到財務自由。

收息股最佳選擇是公用股,例如:港鐵(066)、中電(002)、煤氣(003)等,股息雖低,但定過抬油,安全至尚。至於電能(006),負債太多,也接收不少虧損企業,加上該富商用財技太多,風險較大。

這可能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第一步是240萬,我們仍然有工作能力,每月仍有錢去投資,投資仍然有回報,則只是時間問題吧!

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西方開始質疑同志運動的原因 / 楊思言

(2013年法國反同性婚遊行,男同性戀無神論者Xavier Bongibault的衣服標語寫著:「所有人 都是由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所生的」提醒人們同性婚非僅兩人相愛,同性結合倘若進入婚姻法,將影響兒童權益!)

原文連結:獨立媒體
我寫這篇文章,是因為一名在女同志家庭長大的美國學者,著我要用中文將西方越來越多人對同志運動的質疑都寫出來。他希望第三世界能用他們的文字將同志運動的真相寫出來,以警告非西方國家,現在排山倒海湧來的同志運動,其實不止是「平權」運動,而是一種文化侵略。我也發現,西方越來越多學者及關注同志運動的人,也紛紛指出一點,就是各國的同志「平權」運動實質上是透過政權和立法,來將一套性解放觀念加在當地文化上,移風易俗,而最終犧牲的,總是處於最弱勢的人,不論是婦女、兒童、或貧窮國家。近來網上對於這現象出現了相近的名稱,例如 War on the WeakCultural ImperialismBiological ColonialismSexual Radicalism
文化侵略?
不少人意識到,同志運動基本上是由西方富有的白人推動,正在中東、非洲、南美、東南亞較貧窮及弱勢的國家移風易俗,改變他們歷世歷代對家庭、男女的觀念,以及把不認同的人冠以歧視等種種罪名。


(大批肯尼亞人民於7月6日在首都內羅畢上街遊行,表示反對同志運動,並強烈要求美國總統奧巴馬不要藉著近期的訪問宣傳同志議題。(路透社) )
2013年奧巴馬訪問非洲一些國家,在肯尼亞訪問時,他發言中表示他相信同性戀家庭應享有平等,這在全世界都如是,暗示肯尼亞應推動同性婚姻,否則就是不平等。肯尼亞副總統 William Ruto 卻大方回應︰「有些人相信其他東西,那是他們的事,我們相信上帝。… 肯尼亞是有主權的 … 我們聽到的這其他東西,不是我們的事,也有違我們的習俗和傳統。」這已經是奧巴馬非洲之行中,第二名非洲總統向他提出的同志「平權」潑冷水,之前還有塞內加爾。調查顯示,非洲國家如肯尼亞、烏干達、加納、塞內加爾、尼日利亞,民眾認為社會不應接受同性戀的比率高達90至98%。奧巴馬以宣傳同性戀為主要外交政策,引來不少評擊。有指這名首位來自非洲的美國總統上台後,非洲國家對美國的接受程度比以前更少
近日俄羅斯冬季奧運開幕,總統普京表明歡迎同志運動員,只是法例不容向俄國兒童宣揚同性戀意識,即被西方一些國家杯葛出席開幕禮,也有不同國家在開幕禮上以彩虹服裝抗議。此舉證明西方同運要針對的,不是同志受不受歡迎的問題,而是當地不認同同性戀的文化,首當其衝的正是兒童
傅柯(Foucault)認為政治權力與語言息息相關,這對近日極為關注普通話教育及政府使用簡體或大陸用字的香港人,絕不陌生。的確,同志運動也正是嘗試改變不同文化的語言,來切合他們的思想。舉一個很明顯的例子。中國人講的「夫妻」、「夫婦」,跟西方人的「couple」是不同的,不是純粹「兩個人」的意思,而是一種特殊的男女關係,是「夫」和「妻」。中文的「父母」,或「爹娘」,亦不同於英文的「parents」,不是純粹兩名「家長」而已(「家長」也可以是指祖父母等,近似英文的「guardian」),而是名符其實、有血緣關係的親生「父」和「母」,血濃於水。甚至,「雙親」也不能表達同運議程中的「parents」,因為既然有「親」,自然親疏有別,正好說明不是任何人可以代替的。所以同運若硬要中國人承認婚姻只是「couple」便可,孩子只要兩個「parents」便可,甚至一直以來「couple」和「parents」只限男女是異性戀霸權,其實是強迫中國人將幾千年來的語言和概念完全翻天覆地的改變,包括否定「夫妻」和「父母」在中國社會文化中的特殊意義。
其實就算在西方,也有類似的帝國式侵略。法國一些反對同性婚姻的同志,都認為同運意識是「美國製造」的,利用政權強壓在法國文化上。法國人民從來都以他們國家所高舉的傳統文化、平等、自由為榮,一下子同運告訴他們孩子是可以用錢買賣的(見下部份「人口販賣」),難怪有超過一百萬人上街反對!此外,法文並沒有gender一字,他們知道是同運人士將法文的genre,硬改成切合同運意識的gender意思,甚為不滿
以上所說的侵略,或近似昔日西方傳教士來華的情況,以不平等條約迫使中國容許傳教士進到內地。這是非常不人道。但起碼,傳教士不會透過立法,強迫平民百姓接受一套違背他們傳統文化的意識形態,任何人不接受就是觸犯了什麼「歧視」法。同運除了立法確保自己的理念得以實行外,若有任何人只要不認同,則立刻標籤他們為歧視、恐同、不公義、宗教右派、異性戀霸權、道德塔利班……。英國哲學家 Roger Scruton指,同運就是靠這樣的標籤,確保不認同他們的人名譽掃地
人口販賣
在貧窮國家,情況更不堪設想。這裡我不得不將西方學者對同運的指控,一字不漏的說出來︰同運爭取的同性婚姻,其實與人口販賣有密切關係。這不難明白︰目前所有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也同時容許同性couples領養兒童(我決定不把這字譯成中文),但當然所謂的「平權」不會到為止,若異性夫婦可以有自己的親生孩子,為何同性couples不可?所以通過同性婚姻的國家,難免也同時放寬對人工生殖和代孕技術的規管。甚至,若社會要假想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是完全等同的話,必須將人工生殖和代孕技術普及化。這即是什麼?即是男同志可用錢向女人買卵子和租用子宮,而女同志可用錢向男人買精子
孩子成為商人刻意為沒有爸爸或沒有媽媽的環境製造出來的產品,是成年人用錢買來滿足自己的。有人甚至指出,同志運動大概是一百年來帶我們重回買賣奴隸世界的社會運動。你或說,同志會愛那些買回來的孩子的。那我問你,是否我愛黑人就可以在非洲買一個黑人孩子回家?有趣的是,今天主要推動同性戀運動的國家,亦是昔日主要買賣黑奴的國家,就是最富有的白人地方,不謀而合!
在資本世界,有需求,自然有市場﹔有市場,自然往最低成本的地方找——貧窮人。有報導指,印度、墨西哥以及非洲加納近年代母產業日漸蓬勃,以應付西方因種種原因要製造孩子的需求。印度的每年營業額便以十億美元計。英國報導指,一所一所的「嬰兒工廠」已逐一落成,這些嬰兒工廠同一時間住下數百名代母,多是從貧窮鄉村來的。她們離鄉別井,一起逼在狹窄的房間,在懷孕期間沒有任何家人陪伴,也不能回家(因為公司要通知顧客胎兒近況)。她們為另一個家庭懷胎十月,親自乳養別人的孩子後,就與孩子永遠別離,被孩子的父親「用完即棄」,這對任何懷孕婦女都是極殘忍的事,但為了將同性婚姻合理化,這卻是必然的,因為同性婚姻背後的意識就是要宣稱孩子永遠不需要誕下他的母親(這與傳統婚姻中母親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大相逕庭)。
以上還未提及,如果代母在懷孕期間出現什麼併發症,她是要面對極高的健康風險及同時失去報酬,甚至曾有代母這樣死去。如果男同志在代母懷孕過程中改變主意,代母要立即進行墮胎手術(不要忘記,這是在貧窮、醫療落後的國家進行墮胎),風險極高,也沒有醫生跟進她們以後的情況。
有研究指,50-60%的印度代母是小學程度或以下的,不會明白代孕為她們以後的健康帶來的影響。整個代孕過程都是以顧客為依歸,代母的健康狀況,除非影響到製成品(即胎兒),否則不會是代孕公司顧慮的一回事。
總括而言,男同志(主要是西方白種男人)付錢給貧窮國家裡有色種族的婦女去買孩子回家來滿足自己這在歷史中聽來不很熟悉?在交易過程中,那些付錢購買孩子的同志伴侶,他們的權利是凌駕孩子真實父母的權利,這完全是昔日奴隸制度的寫照!搶去孩子的爸爸或媽媽是一回事,搶去後還要硬說孩子不需要爸爸和媽媽又是另一回事,更甚的,是同志運動要立法迫使整個社會都要認同孩子不需要爸爸和媽媽!
不錯,不育的異性夫婦也可以利用代孕技術,但不同的是,異性夫婦所付錢的不是一個第三者的孩子,孩子生下來依然享有親生父母。還有,在傳統婚姻的社會,政府只要禁止人工生殖就可以了,唯獨在同性婚姻下,社會為了使異性及同性家庭完全「平等」,必然要將代孕技術普及和合理化
劫貧濟富
學者問,將來的歷史學家會怎樣看這幾十年的同志運動呢?他們大概會看到,這運動是在經濟低迷、貧富懸殊的時候,一群最富裕、最有勢力的白種人,透過司法制度將他們的運動強加在所有人身上,而最後他們只成為更加富有的人
例如,2013年美國最高法院判《婚姻保護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違憲,裁定美國聯邦層面須承認同性婚姻。傳媒報導的時候,避開著墨這案件其實是一名富婆Edie Windsor,因從女伴繼承了三百萬美元遺產,而要繳交數十萬美元遺產稅,她打這官司其實是想避開支付這筆遺產稅。當然,一般夫妻是可以免遺產稅,這不是歧視,而是幾千年來社會承認夫妻關係,因為他們為社會養育下一代。因著一名富婆的要求,法院就裁定美國聯邦從此要承認同性婚姻﹔因著一名富婆的要求,就把幾千年的家庭制度完全毀於一旦,而她也比以前更富有
(這裡不能不提︰美國最高法院同一時期判決的,還有加州八號提案。加州選民在2000年及2008年分別公投決定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卻被一名法官裁定為無效。調查顯示2008年加州七成的黑人選民以及超過五成的少數族裔選民參與公投支持婚姻是一男一女,卻最後被一名白人法律精英裁定為無效。我們又回到黑人不能投票的年代嗎?)
很多人沒有留意到,同性婚姻的爭論其實是關乎經濟利益的。同運往往提出同性couples不能享受政府給異性夫婦的各種稅務優惠,如免稅額、保險、遺產稅等,以此指出是如何不平等云云。但問題是,這些優惠本來就是為了幫助異性夫婦的,減輕他們因為親自誕下孩子、養育孩子的經濟負擔。沒有他們,社會也不能延續下去。但同性couples,不但不可能生孩子,而且有指他們之所以普遍這麼富有,正是因為他們不需要養育孩子。在有限的政府資源下(例如奧巴馬總統推行同性婚姻,其任內美國貧富不均更嚴重),同運竟要刻意製造無父或無母「家庭」,來分薄因不幸才單親或貧窮家庭的資源
聯合國的層面也一樣,得到富裕、主要為白人的國家如荷蘭、法國、德國、挪威等支持,花了二千萬美元在50個國家推動同志「平權」,實質上卻是在非常重視家庭觀念的貧窮國家移風易俗,改變他們的法例,迫他們一定要接受同性戀。在這些貧窮國家,要解決的問題已多不勝數,同性戀根本不會是什麼首要焦點,現在卻要面對西方湧來的同志運動,要他們改變婚姻定義,把他們歷久的傳統家庭觀念定義為歧視。
根據報導,全球約6%的慈善落在同性戀「平權」上,這是在全球還在面對飢餓、貧窮、難民潮、各樣天災的時候,而同志運動爭取的只是非必要的東西,如政府要認可他們根本不可能生育的性關係並給予各種優惠,開放人工生殖技術以方便他們購買孩子回家,以及不讓孩子有爸爸和媽媽等這些的所謂同志「權利」。
更可怕的是,當貧窮國家不願意向同志運動獻媚的時候,英國和美國就威脅減去給他們國家的援助!
其實不止是同志運動,整個性解放運動亦是針對發展中國家。聯合國近年一次有關女性地位的委員會上,討論聯合國要在各個國家推行性解放教育,教導青少年避孕及墮胎都不需要通知父母、感染了愛滋病毒也不一定要告訴性伴侶等令人嘩然的內容。會議上一名來自第三世界的女士問到︰「如果我們的孩子都染上了性病,IPPF〔撰寫這教材的機構〕會來照顧他們嗎?明顯不會,只有我們這些父母會照顧他們。」是否有人只顧在發展中國家落實性解放觀念,卻不理人家若接受了會承受怎樣的後果?
道德,本來是社會的規範(social norms)。有學者指,是貧窮人才最需要這些社會規範,他們需要清晰的是非界線,以及清晰的社會角色定型,因為他們難以有閒餘時間、或資源,去思考這些規範背後的意義。社會告訴他們可以做什麼,他們就不會過問是否真的沒有問題。相反,較富有、受較高等教育的人通常會討論這些規範背後的意義,也會有一套道德判斷的語言,不論是「不論斷人」或「要寬容」也好,都是一種判斷。他們會嚴厲教導自己的孩子思考人生方向,要做負責任的人。的確,富有人家很少是單親家庭,相反,單親母親通常都是貧窮的。在美國,沒有高中畢業的白人女性中,未婚懷孕比率高達60%
這意味著,一方面,富有的人因著社會地位,能有權威去宣揚他們以為是對的價值,所以他們通常操控了社會中的道德討論。另一方面,他們自己有節制,也有資源去彌補不節制生活所帶來的後果,所以,當他們選擇拆解傳統道德的時候,他們自己受的衝擊可能很低﹔但對貧窮和弱勢者來說卻是很大的打擊,因他們就是需要倚賴固定的傳統道德觀念,來作適當的人生選擇。當我們說不應論斷同性戀時,有錢人家如身家過億英鎊的同性戀者Elton John, 或可以讓他的孩子活在奢華生活中,填補沒有媽媽的虛空。但一個活在貧窮線下的家庭,孩子有媽媽或沒有媽媽,有爸爸或沒有爸爸,就是天淵之別。同志運動拆解兩性角色和傳統家庭在社會中的規範,其實是對弱勢一個很嚴重的打擊。
回到那問題︰將來的歷史學家會怎樣看這幾十年的同志運動?他們大概會感到匪夷所思,為何這明顯是打壓貧窮、把孩子當成是商品般買賣的運動,竟可以在二十至廿一世紀這樣興起來。
但歷史是會說話的。那些由人工生殖製造出來的孩子已經開始說話了,那些被刻意剝奪父親或母親的孩子,也會隨著表達他們的遺憾。同志媽媽會發現否定父親的重要性是騙不到孩子的,同志爸爸也會發現他們不可能代替親生媽媽的角色。歷史最終會說話。

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七警及曾蔭權被判有罪,司法制度的信心大大提升



(前警務處長李明逵清楚指出:是沒有情形下,警察可以揮拳打人。)


(警務處長盧偉聰致同事公開信中,支持犯罪七警,雖然一心想挽回警隊的士氣,但卻失去民心。)



(七警打人期間的警務處長曾偉雄聲稱七警沒有做錯,今日七警判罪,曾偉雄卻沒有表示。)
循道衛理聯合會前會長袁天佑牧師太太、人稱「袁師母」的陳錦美以個人名義,發起「七警案: 市民回覆一哥」聯署信,要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代表7警向全體警員,全港市民鞠躬致歉;又盼望時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能與這7警一同承擔犯法的問責,引咎停止領取長俸。
信中指,盧偉聰完全失去一哥的雄風義氣,指他難過不是為同袍犯了案,而是為同袍被判有罪,彷彿是法官使警隊上下難受,批評真正的雄風是鼓勵警員說出事實,勇敢承擔自己犯法的後果;而正確的義氣是堅持警員犯法與庶民同罪、同判、同刑。
信中批評,對7警傷人案的遺憾不只是他們違法襲擊被害者,更是他們不自認,不合作被認人,認為如這7警及警方誠實公正處理這案件,案件便不會發展至今天的情況。信中指盧偉聰表示盡力協助警員上訴,是表明警方繼續全力包庇協助犯法的警員脫罪,批評他沒有嚴正指出執法者犯法與民同罪,切勿以身示法。
信中認為,盧的表現容易使市民以為警方樂意繼續包庇犯法警員,擔心警隊在「一哥」的領導下重蹈覆轍,要求盧偉聰代表7警向全體警員及全港市民躬恭致歉,又指盼望時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能以當日的全警隊總指揮的責任和義氣,今天與這七警一同承擔犯法的問責,引咎停止領取長俸。
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前「一哥」曾偉雄曾向警員稱「你哋冇做錯到」,接受傳媒訪問時形容警察如慈母般保護學生。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功夫是後天努力,並不是血緣關係,投資也是一樣

股神巴菲特一天閱讀五份報紙,所有美國上巿的招股書、公司年報⋯全部閱讀,更會親身飲可樂、食漢堡包⋯更會暗中到人家公司附近,觀看他們出貨情況,了解清楚該公司運作情況⋯。股神果然是股神,自問自己不過平凡人,只求資產有所增值,退休有所保障,不必依靠政府吧了!

香港是受外圍經濟影響的,中、美貿易爭拗風險降低,而且憧憬美國年內如期加息,銀行股大升,加上受惠於「深港通」、「滬港通」,北水湧入港股⋯。但根據過往經驗,當股巿升到咁上下,泡沫化危機也開始會出現,需要小心為上。

我在上年已看好建設銀行939,但自己設定了要5元才買,差一點也不妥協,等⋯等⋯等⋯,跟著就升⋯升⋯升⋯,仲升至一年歷史新高6.27元,唯有放棄。

(李小龍與葉問宗師正確示範。左方攻擊,李小龍擸手衝拳,拳向對手,右方防守,葉問宗師膀護手。)

(某台灣知名詠春師傅拳向天,某香港知名詠春師傅膀手沒有護手。)
(黃公與李小龍試拳,同時中的。)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投資要分散風險,不要將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藍子

詠春的格鬥同樣重視分散風險的觀念,所以有: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一前一後,意思是兩隻橋手不會放在同一個位置或區域,分散風險,對進攻及防守也是最佳的狀態。

(黃公用擔膀,後手的護手略略抬高,正好合乎「一上一下」的原則。)
投資也是一樣,不應將資本集中在一隻股票或同一類別的股份,應分散在不同的股票,不同類別的之上。如果資金容許,股票要加上債券,因為股票上升、債劵便跌,反之債券升,股票便跌,兩者可以互相對衝。再好一點,加多一點流動現金,持有一點點外幣,或在戰爭或危機時,可買入黃金等貴金屬避險,也是好的投資策略。

這裡只單單談論股票,如果有一筆資金可投資多隻股票,便應在不同區域之上,例如:地產股、本地金融股、內地金融股、公用股、內地能源股、零售股等等。

我的資金有限,但也盡量投資不同類別的股票,兩隻內地金融股(郵儲銀行1658、中國平安2318)、一隻地產股、一隻收息股,上星期已變賣了郵儲及中平安。因中平安有一宗大手成交,每股作價41.75元,50.7萬股,涉資2116.72萬,唔賣等幾時。

(都係那句,要做足功課,若果普遍投資者也做足功課,有詳細閱讀年報,你就知長江基建及電能實業根本不值這個價錢,若長建與電能合併,巿值三千幾億的公司有差不多三千億的負債,扣番條數,只是巿值幾百億的公司。)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郵儲銀行(1658)為例,不要因為某位富商投資就變得值得,有許多事情我們並不知道

曾經有許多人不問究竟,又不閱讀招股書,只因某富商大手投資,買入11.62%郵儲銀行股權,若以上巿當日價錢計算,投資總值108億,許多人因此認為富商都咁有信心,又何需擔心?

不過投資背後許多緣由,外人無法得知,再者大額投資者,都不會以上巿的招股價,而是有一定的折讓⋯。

上巿以後,巿場有消息傳出,郵儲銀行以破天價358億,買下該富商的中環中心⋯。


某富商明明撤資,變賣國內資產,人民日報也評:「與其挽留,不如目送」,中央也心死,故這次重手投資郵儲,十分不尋常。這次傳出以天價出售中環中心,雖然不知真假,但也難免令人將兩件事聯想在一起⋯。

再看看郵儲股價,由招股價4.76元,上巿不足一月,跌穿招股價⋯。




十幾年前,某富商的兒子,一手執導電訊盈科(0008)神話,後來跌到阿媽都唔認得,當年幾多人破產,難道忘記了嗎?十幾年後的今日,股價仍沒有氣息,在5元以下,暴跌九成⋯。



我不反對人投資某富商的股票,但必須要小心,及要有相當的折讓。

分析這銀行,好壞條件參半,郵儲是國有第五大銀行,滲透率高,超越90%資金來自穩健的零售存款,利潤增長有雙位數字,幾乎沒有不良貸款,但利潤增長主要來自風險較高的資產,穩健的國有銀行資本充足率平均維持11%,郵儲只有8.35%⋯。

我於郵儲下跌至4.12元買入,在4.72賣出,以一手1000股計,買入4120元,賣出4720元,扣除有關買賣成本及手續費等,盈利接近六百元,超過10%回報,怎也好過交給基金佬吧!

雖然國企指數將納入郵儲銀行(1658),剔除青啤(168),變動於3月6日星期一生效,或許再有少許升勢,不過去到那時,世界又有甚麼消息,又有誰知?見好就要收,不要貪心了。

執筆當日,郵儲仍未上回招股價。

(經濟學家林本利指出某富商在內地經濟下滑時,變賣資產及物業,某富商的長建及電能在海外的聯營合資公司,早已負債累累,合共近3000億,只因長建及電能分別持有不足五成,負債未反映在資產負債表上,一旦合併,問題便會浮面⋯香港人被搾乾搾盡,富商撤資套現離場。)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你想一夜發達,預左一夜破產,投資的回報與風險是正比,回報越大,風險越高

許多人都想發達,但很少人想到破產⋯投資回報與風險是正比例,回報越大,風險越高,如果有一種招數,殺敵亦自殺,即是「雙殺技」,你又會否學呢?

股票投資,你有幾多額外錢,就投資幾多,孖展摃桿就不要玩了。



早前以「御佳控股」(0389)為例,指出投資前,必須完全閱讀招股書,一間公司要上巿,無論願不願意,也要披露一些重要數據,透過這些數據,或會知道一些事情。

(一間建築公司,竟然沒有物業,王老闆所住的「半山壹號」26號17樓也是租的,好像一個空心老倌。)

(每年收入也不同,又高又低,你就知道收入過度集中五間公司的結果。)


(我尊重王老闆的才幹,但權力過度集中,又是集團主席,又是行政總監,又是董事,對管治帶來風險。)

(未上巿前股價的暗般高開低收,跌5.36%,報0.53元。今日再創新低至0.47元。)

(股巿大升,但不代表所有股票也升,有的開巿跌到收巿。)

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香港人又有誰喜歡政治?

(這會否是你的心聲?)

(香港可以怎樣選擇?)

(要抗拒民意幾時呢?)

(香港特首不是全民選舉,故下台與否也不是人民可以選擇。)

(這是毛主席親自說的。)


中國的彊界應怎界定?自古以來是理由嗎?

作為中國人,悍衛國土,寸土必爭是理所當然,但彊土是怎界定?如果領導人堅持要送給別人,國人又可怎樣? 第一個問題:彊土是怎界定? 許多人,甚至是學者經常會說,「自古以來」,但是有多久才算是?再者,中國國土有大有細,準則在那呢?用最大國土而論,一定以元朝為標準,建立橫誇歐亞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