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詠春拳如何對付格雷斯柔術(巴西柔術)(二)?

在MMA經常都有一個招數終結,看圖:

(將對手由上而下壓制。)

(靠向對手其中一邊肩部,借自己體重壓下。)

(延起腹部,將對手肘關節壓制。)

正是「腕挫十字固」(Arm bar),這真是毫無破綻的招數麼?為何一中招,就無法解?

因為「腕挫十字固」用了槓桿原理,只需用十分之一的力就可將對手的肘關節折斷,所以霍斯格雷斯用這招就制服接近500磅橫綱級相僕手,痛苦的感覺足以令對手投降。

要施展這招,必定要大家都在地上,而且要騎在對方上面壓制之勢,如果真的這樣被壓制,必須以標指攻擊對手要害,例如:眼、喉等要害,甚至下陰攻擊,也無可厚非。被擒拿時,用「圈手」、「攤手」、「膀手」甩開對手,並甩手直衝,化拳、指、掌攻擊。
(被壓制時,居下者右手可插腹股溝或抓襠部還擊。) 

如果真的被對手壓制,只有幾秒時間,就以牙咬對方的腳部,對方一痛,一定化解。就好像電影「精武門」,李小龍大戰俄羅斯力士,力士以「腕挫十字固」鎖死小龍,此時他用牙咬即時化解。



當然,這些方法,在戴拳套及賽例下,是行不通的,只限街頭搏擊。

8 則留言:

  1. 師兄,立技和地戰的分別,等於是陸地與大海的分別,冇練過地戰的,無論立技多强,進入地戰之後,除了用死力拼命掙脫對手糾纏,冇咩可以做。你例子中的腕十字固是十分出名和有效制服對手的招數,如果成型,基本上係無法解脫,唯一機會是在對手未拉直你隻手之前轉到身,否則敗局已定。你講既街鬥中用的插眼打檔牙咬的解脫之法,實行起來成功機會非常低,或者講,連嘗試的機會也很渺茫,因為以命相搏的街鬥中,對手在拉直手腕的一刹那,不會像擂台比賽中祇是令你痛苦而投降,比賽不會折斷對手手臂,但街鬥搏命會是直接發力胯向上一頂,基本上手就廢了,沒有幾秒做其他動作。我親身試過,雖然祇是練習,所以感受好深!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正因為一旦鎖死,就無法救,就更加不能胡亂用力或死力爭扎,有人以為雙手互扣,其實是冇用的,有一刻力也要令對方Arm bar 成為次一等,例如不讓對方雙腳夾死或對方臀部與肩部留有距離等。擂台拳手只有對擂台拳手,興趣班只會對興趣班,我有一個朋友是詠春老手,一把年幾也去玩柔道,對方怎樣也摔不到他,因為他用橫掌按其腰,保持距離等,所以大戰,也要同一個level, 若以香港代表隊或國家隊,當然無得打。

      刪除
  2. 以我格鬥經驗我無法同意...因為手肘一瞬間要斷掉的疼痛比被咬還痛...那也許是李小龍電影想像或說電影...現實中無法這麼破...你可以找學柔道巴柔或sambo 的試...還有腳鎖也是...一旦入招慢拍了一秒..整隻腳踝有的整個轉過去...那痛不是開玩笑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格鬥是沒有對等的,每個人對痛苦忍受能力也不同,關節被人扯痛,我們試過,但被一個為了求生,用生命最後一點力,要從你身上咬下去,倒不知效果如何?但如果你斷了一手,生存機會不高,但對方也受傷,或會有少少機會。

      刪除
  3. 基本上台灣現在傳統武術被嘲笑的蠻厲害的...因為所有的格鬥賽都沒傳武的參加...傳武只出現在電腦版上...武術變成用講的...之前有些學mma的會去傳武拳館踢館...那些老師傅都被打得半死...後來出事了變台灣社會事件...就是約戰..結果對方找黑道十幾個人把mma選手砍掉腳筋...練傳武身體能力絕大部分很差...也沒長期做抗打抗摔以及關節技的練習還有也沒做高強度的身體訓練...營養的概念也很差...這樣的結果就是越差越大...台灣現在mma開始辦比賽...越辦越多也有獎金...主辦還故意諷刺拜託詠春八極來比...這是目前台灣的情形絕無誇張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道出了傳統武術的問題,而且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刪除
  4. 其實,更根本問題:既然詠春沒有寢技這個維向,會否「發展」甚至「引進」這方面的技術?例如六點半棍,傳說是詠春傳承過程中,向別家門派「學」回來的技藝,故此其下盤基礎是四平大馬,而非二字鉗羊馬;蔡李佛是另一個例子,本來就是集三家之大成。

    MMA 這類格鬥模式,本來就不是講門講派。又當然,在傳統國術界講這番話,未必個個聽得入耳。

    回覆刪除
  5. 黃公的詠春拳學正正打破傳統的限制及拘執,下次會詳談。

    回覆刪除

已獲建造業議會聘請為導師助理(兼識)

導師助理入職要求: 一、持有相關工種的中工測試證書。 二、最少3年相關工種的實際工作經驗。 導師助理職責: 一、協助授藝、測試、還原、倉務、保養維修等工作。 二、執行其他由議會指派的工作。 雖然只是兼識職位,而且只是協助角色,但可以累積經驗,又可向資深的釘板師傅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