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2016年10月22日 星期六

武術迷思系列八:抗打真的毫無破綻

在某些抗打的展示,某一師傅一定指示台下沒有學過功夫的觀眾如何打?打在那裡?要出盡全力之類⋯

有沒有想到,這些指示,是指引著攻擊者,自己正在那裡建立強大的防禦,指引著攻擊者,用所謂「出盡全力」在某師傅最強的盾牌之中。

今天,用抗打頂得住人的拳腳已經不夠勁,要用機器去挑戰人體的極限,不過雖然這麼假,但仍然有人相信。

(我是在地盤工作的,對建築機器的力量十分清楚,我不相信人的太陽穴可以頂住電鑽。)
(咽喉是人體的弱處,不可能頂得住電鑽。)
(這個磨碟我也在地盤用過,可切割鐵威令。)
搏擊上的抗打是可以鍛練的,通常透過強化該區域的骨骼、肌肉等,但抗打在短時間只能抵受一兩次攻擊,所以只要短時間打出極重的攻擊,則抗打即破,這就是所謂「急勁破抗打」,但要又快又重的拳,對帶氧及體能要求極高,再者對手也不會容許同一處受攻擊,故不容易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月是故鄉明?還是外國月亮比較大?

詩聖杜甫:「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是詩人表達對兄弟的思念之情,並非甚麼天文學所謂的「超級月亮」,所以覺得故鄉的月亮特別明亮、美麗,是加上了情感,同一事物也有不同感受。 但為何今日的人看,外國月亮比較大呢? (美國舊金山的金門大橋。) (香港的青馬大橋,絕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