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與招允系某師傅及徒弟詠春交流

在新年期間,收到友人電話,去招允系某師傅家中,當然上得去,永遠不會單純拜年咁簡單,沒有郁手郁腳,都不會安樂。
 
首先,是我與某師傅的徒弟黐手,在我記憶中應是兩年前左右曾經黐手,由於當年我重約180磅,對方重約120磅,有壓倒性優勢,所以很快就迫對手埋牆。但我做了地盤工作以後,已減至160磅左右,體重已接近,加上地盤工作,傷患處處,加上之前一日捐了血,功力只得七成,已有一年冇返武館,完全冇黐手,手感不足,所以仍是相當公平的較量。
 
大家一盤手,已感覺對方比較硬,沒有以往的放鬆,當出招攻擊,已被對方的撳手頂住,其實以肘的高度,應用拍手、抌手,可能本應用拍手,但他為求安全,將橋手伸直拍我肘,將大家距離拉至1.5旳手臂,我將立刻第二擊也變得無效,因為距離太遠,需要重組攻勢。後來,為求要埋身,大家迫至零距離,由於零距離大家都不熟識打法,沒有誰有優勢,但因為我較重及力大,較有優勢,其中一次更將對手從後抱起,令對方雙腳離地,當摔倒對方,因為始終家居沒有保護設備,點到即止。又有一次,我又將對手右手向後鎖住,始乎是用合氣道的「片手取逆半身四方投」,不過始終是外行,不能成事。又有一次,對手用雙手將我右手制住,想用柔道的「背負投」,我立刻將身體沉一沉,將重心壓低,用手按其腰,將力帶番給他抵消…。
 
其實這次黐手,都不算甚麼黐手,因為大家都在不善長的零距離爭持,沒有在近距離上分勝負,我其實也暗中看看某師傅,他示意繼續,所以就沒有一般黐手,若走至零距離,大家就會暫停,由盤手重新開始。在零距離時,某師傅更提示其徒弟掃我重心腳,我察覺,也黐腳反制對手,更將腳連同身體重量壓在其小腿上,後來可能玩得太危險,就暫停作結。

某師傅更說到葉問宗師一些事蹟,例如,他不教刀、腳。其實不是不教,而是只有教了很少人,難怪今天仍有師傅夜郎自大,說只有黃作、某師傅及自己才學過八斬刀法,一個武功超凡但早已仙遊,一個就...(不便多說),豈不是只有該師傅才有真傳?
 
某師傅也指出我詠春一些問題,例如,借地下力借得太多。我原以為借得多,力更大,更能克敵制勝,但他說由於借得太多,讓敵人提供了攻擊預兆,就好像一組攻擊動作,本來一下就完成,變成一、二,一是預兆,一是攻勢,這樣做反而不好,要借就「暗借」,不能「明借」,動作要做得細膩才有作用。
 
我也有訴說自己近況給某師傅知道,他知道我在地盤工作並沒有返武館一年,他也感到可惜,說有時間找找他,他親自個別再指教我。
 
(招允師傅壽誕,葉問宗師親到,可見他地位十分之高。)
 

10 則留言: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暗借,是否就要犧牲一點力度,來換取動作的隱蔽度?

    回覆刪除
  3. 霉大师连四方投也能做出来,好厉害

    回覆刪除
  4. 知道大概動作,沒有經過反覆練習,是不可能在實戰用到。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有心去學,就要跟合氣道或柔道,同一招數,不斷練習,方能成功。不過我以前有個朋友玩柔道,那些師兄不留手,鎖骨都斷埋,不過亦因他初玩,「受身」不足。

      刪除
  5. 霉大師, 太多用"某師傅", 睇到亂哂, 開小小名好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以前無論是讚是彈,也直說其名,只因人言可畏,不得不這樣。

      刪除

電力利潤管制反令利潤鎖定及大增,利潤空間料增3億,建議增持港燈(2638)

准許回報由9.9%減至8%,許多人包括環境局長以為這樣一定會減電費5%,如果這樣想就太天真了。 (油價減,電費都不會減,這是事實。) 經濟學家林本利博士指出,因環保理由,減少煤的發電,增加天然氣發電,港燈(2638)新機組投資額41億元,以其中5.68億元將在截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