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2日 星期日

與實用詠春拳技術交流(一)

一般黐手交流都是一些詠春門人對自己的詠春技術有些懷疑,或是引証自己所學,這次實用詠春某師傅遠道來訪,實屬難得。
 
一直以來,我對師伯溫鑑良師傅的實用詠春拳都是有所保留,這是由Yahoo網誌,已有所論及,大都是批評為主,因為與傳統春不同,無論手法使用,名稱也有少少不同,實是不易人人接受。
 
這幾年與實用詠春交流日多,與某師傅更是第二次,有很深的體會,即使有人覺得我轉軚,或者立場動搖也好,我也不介意,因為武術沒有正宗不正不宗,只有合理不合理,道理必須講得通才有說服力。
 
實用詠春拳某師傅盡得溫鑑良師傅的真傳,這次若說交流,倒不如說是我們接受他的指教,當中有示範抗打,任我們打其腹部,也毫無感覺,不感痛楚。之後也示範幾下腳法,我們幾個人也互相練習一番。
 
家師曾笑我,若得其三成功力,已不必避忌出面的詠春。但某師傅盡得師伯真傳,他坦白說間手也很少用,因為已經練了氣功抗打,任人攻擊也不怕,傳統詠春守四門,黃系詠春守兩門,至溫系某師傅,只得一門,也不守,用兩雙橋手,好像兩門重炮待命,連環攻擊,坊間詠春根本不會是實用詠春的對手。
 
以此推斷,即使我有家師三成功力,也難全身而退。不是妄自菲薄,是一個事實。
 
其中一位年輕詠春網友,初生之犢,說新界某師傅在網上怎樣怎樣,好像幾勁抽,實用詠春某師傅不以為然,說他不過跟過博士,來到溫館也曾教他的,自以為識少少又教人,後來又攪女學員,故教練們也不喜歡這個人,後來又跟了另一詠春師傅,現在自己做師傅…早前想跟一眾師兄弟想去黐手,這位師傅說要報警…所以不必理會。
 
 
(王佩儀師傅是溫鑑良師傅的入室弟子,目前擔任中環分會首席教練,香港總部高級講師和上海特約教練。)
 
(溫鑑良師傅與徒弟王佩儀師傅黐手中。)
 
(王佩儀師傅最輸蝕是身形,面對高大的外國人會較吃力。)
 
(周星馳十分迷李小龍,也跟過黃公學習詠春拳,後來再跟溫師傅學習。師伯已年近七十,不再授拳,會務多交徒弟處理。)
 

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與招允系某師傅及徒弟詠春交流

在新年期間,收到友人電話,去招允系某師傅家中,當然上得去,永遠不會單純拜年咁簡單,沒有郁手郁腳,都不會安樂。
首先,是我與某師傅的徒弟黐手,在我記憶中應是兩年前左右曾經黐手,由於當年我重約180磅,對方重約120磅,有壓倒性優勢,所以很快就迫對手埋牆。但我做了地盤工作以後,已減至160磅左右,體重已接近,加上地盤工作,傷患處處,加上之前一日捐了血,功力只得七成,已有一年冇返武館,完全冇黐手,手感不足,所以仍是相當公平的較量。
大家一盤手,已感覺對方比較硬,沒有以往的放鬆,當出招攻擊,已被對方的撳手頂住,其實以肘的高度,應用拍手、抌手,可能本應用拍手,但他為求安全,將橋手伸直拍我肘,將大家距離拉至1.5旳手臂,我將立刻第二擊也變得無效,因為距離太遠,需要重組攻勢。後來,為求要埋身,大家迫至零距離,由於零距離大家都不熟識打法,沒有誰有優勢,但因為我較重及力大,較有優勢,其中一次更將對手從後抱起,令對方雙腳離地,當摔倒對方,因為始終家居沒有保護設備,點到即止。又有一次,我又將對手右手向後鎖住,始乎是用合氣道的「片手取逆半身四方投」,不過始終是外行,不能成事。又有一次,對手用雙手將我右手制住,想用柔道的「背負投」,我立刻將身體沉一沉,將重心壓低,用手按其腰,將力帶番給他抵消…。
其實這次黐手,都不算甚麼黐手,因為大家都在不善長的零距離爭持,沒有在近距離上分勝負,我其實也暗中看看某師傅,他示意繼續,所以就沒有一般黐手,若走至零距離,大家就會暫停,由盤手重新開始。在零距離時,某師傅更提示其徒弟掃我重心腳,我察覺,也黐腳反制對手,更將腳連同身體重量壓在其小腿上,後來可能玩得太危險,就暫停作結。

某師傅更說到葉問宗師一些事蹟,例如,他不教刀、腳。其實不是不教,而是只有教了很少人,難怪今天仍有師傅夜郎自大,說只有黃作、某師傅及自己才學過八斬刀法,一個武功超凡但早已仙遊,一個就...(不便多說),豈不是只有該師傅才有真傳?
某師傅也指出我詠春一些問題,例如,借地下力借得太多。我原以為借得多,力更大,更能克敵制勝,但他說由於借得太多,讓敵人提供了攻擊預兆,就好像一組攻擊動作,本來一下就完成,變成一、二,一是預兆,一是攻勢,這樣做反而不好,要借就「暗借」,不能「明借」,動作要做得細膩才有作用。
我也有訴說自己近況給某師傅知道,他知道我在地盤工作並沒有返武館一年,他也感到可惜,說有時間找找他,他親自個別再指教我。
(招允師傅壽誕,葉問宗師親到,可見他地位十分之高。)

中印邊境衝突、北韓導彈危機、台海危機、南海危機,投資需要小心

中印邊境衝突: 北韓導彈危機: 台海危機: 南海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