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2日 星期日

功夫傳奇決戰邊疆,泰拳大破詠春

當有人知道師叔楊永勣(Jerry)要去跟泰拳對戰,朋友、學生叫他面對泰拳要小心點,但他反而覺得為何叫我小心點,不叫泰拳小心點呢?這個回應是對泰拳認知不足?還是夜郎自大?




泰拳在搏擊界可謂最強,拳、腳、肘、膝都有極高水平的攻擊力,故在搏擊四個距離:零、近、中、遠,已佔其三, 實力無可致疑。


(徐家傑原為廉政公署執行副署長,1993年11月突然被廉政公署解僱。廉署以機密為由拒絕透露原因,社會嘩然。立法局運用法律授予立法局的「權力及特權條例」,決定開調查委員會查證解僱事件。是次為立法局第一次運用特權條例。1994年11月前調查結束,立法會認為廉政公署解僱徐家傑是合理決定,但因內容機密,沒有向外公佈。有傳徐家傑跟黑社會有不尋常關連,又傳徐家傑當年暗中與北京政府聯絡,回歸前的港英政府不能接受,因而解僱徐家傑。但始終各種說法都無法證實。)


這一集由泰拳的金環宗師徐家傑師傅帶路,因為他多年鑽研泰拳歷史及發展,訓練了超過四十名冠軍拳手,對泰拳有極大貢獻,被授予「金環宗師」,全球只有幾個人獲得此榮譽,相當不簡單。

徐師傅直言:泰拳的根是在中國,建議去一去雲南,看看一些老師傅。泰國人與傣族人密不可分,大部分都因中土動亂,以致遷徙至泰國。見到傣族人鬥雞,徐師傅指出從動物的打鬥可以得到啟發,動物是沒有門派,甚麼招式都會用上,最重要是勝利,鼓勵Jerry及Sun不要被門派招式綁死。

去到傣族一位老師傅,由於年幾不輕,動作不算快,但又幾下手都十分準確,其中有一下更是擒拿手,大概是拿骨、拿筋、拿穴其中一法,泰拳Sun肘關節被拿, 立刻不敢反抗,以防老師傅的無情力所傷。不過始終是尊重長者,大家都有有禮貌一下一下,未能見到拳術的可怕。

跟著探訪另一名較年輕的傣族師傅錢文明師傅,但總不離開撥開對手再進攻,始終是要兩個步驟,不像詠春的「攻守同步」,至於攻擊眼及下陰,任何武術都可做到,看不到泰拳的可怕。

到了師叔楊永勣師傅跟錢文明師傅對戰,大家都處於較闊的安全距離,錢師傅的招式較多變,有手有腳,有上有下,打得較立體,但由於師叔楊永勣身高手長,步法敏捷,雙手在前,一問一護加進退馬,始乎有點生硬,錢師傅可能體力不及年輕人,都禮貌說:「可以,可以。」完結了這場比試。

最後終於探訪正式泰國的泰拳師傅,Kru Lek師傅開館授徒17年,他教的肘膝連環技,簡單快速,也是擂台可見,跟著Kru Lek師傅跟師叔過番兩招,最後Kru Lek師傅優勝,事後師叔說:「…大家爭的距離,我無法打他,他卻打到我,我從外圍打不到他的內圍,整個情況控制著我,迫得我有點進據失據,究道應該進攻抑或後退,有一剎那我也有點猶豫…。」

第一、搏擊的距離是大家共有的,換言之,你打到人,人亦打到你,師叔比Kru Lek師傅身高手長,師叔可以打到Kru Lek的距離,Kru Lek未必打到師叔,這才是客觀事實,問題出在那裡呢?如果做到朝面追型,前問後護都守著中線,對手如何可入呢?問題是在動態環境下做不到朝面追型。

第二、過份著重用外門拍手,泰拳的手沒有這麼埋中,要勉強外門拍,反而不自覺是繞了外圍,中線自然出了缺口被人進攻,留意Kru Lek師傅對著身高手長的師叔,他也用了冒險的手法,打中師叔面脥那一擊,差不多要伸展全臂及全側身,詠春稱之謂「貪打」,你一是做到空手道所謂的「一擊必倒」,否則後手拉得太後一定跟不上,要攻擊及防守都會慢了,後果嚴重。

第三「外圍打不到內圍」?如果橋手在外,由外門向內門打出的日字衝拳,本門稱為「外門搥」,亦可稱之謂「追中」,為何「外圍打不到內圍」?學過尋橋都知道聰明的武術家一定從敵方的外門位置走,故套路有三下「對膀掌」,就是追擊走向我外門位置的敵人,所以外圍是可以打到內圍的,所以不要被詠春小念頭套路的日字衝拳,先埋中線再打出影響了,小念頭沒有錯,這是表達一個情況,由自己中線打向敵人中線,但亦有由外線打中線的。



(正身時中線是在心臟,但一側身就應跟人體軸心轉移,從泰拳手的角度看,明顯露出中線,讓人有可乘之機。)

跟著這場是跟Kru Lek師傅的徒弟交戰,第一回合師叔優勢較多,亦較主動,但始終變化較少,較平面,不像泰拳手那麼立體多變,跟著第二回,對方摸熟門路,開始較主動出擊,多次低掃泰拳的低掃,詠春其實可以起一起前鋒腳,即可化解,跟著借勢變直踢即可,不要幻想可用間手去防,一則上半身人家兩隻手對你一隻手,二則以手破腳,分分鐘斷手。

最後一場,另一泰拳師傅派出徒弟跟師叔作終極對戰,當然講到咁誇張,其實大家都冇戴拳套,就不會真打的,只不過試手,最後也是敗陣。

酒越舊越醇,七年以下的是VS,七年的是VSOP,超過二十年的是XO,路易十三要多久?答案是超過五十年,千萬不要像暴發戶一樣當水飲,怪不得越來越貴,要做到醇詠春,真是要多一點時間。

2014年1月5日 星期日

功夫傳奇決戰邊疆,詠春大戰合氣道,合氣道黑帶七段白川勝敏師範大敗詠春楊永勣師傅



功夫傳奇決戰邊疆,相信不少人都有留意,黑帶七段白川勝敏師範,果然老而彌堅,談笑間已將兩位詠春師傅摔到多次,作為詠春門人,倒有一點點不是味兒,究竟是詠春如此不濟?還是合氣道真係咁堅?

(平心而論,白川勝敏師範確是幾堅,招式使用,揮灑自如,師叔難有機會取勝。)

(白川勝敏師範招式使用,全是感應,不經思考。有人說:「盲拳打死老師傅」,始乎不適合使用在他身上了。)

白川勝敏師範是合氣道創辦人植芝盛平的徒孫,黑帶八段小林保雄師範徒弟,現時為宮城縣合氣道連盟會長、全日本合氣道連盟理事、東北合氣道連盟副會長、泉區合氣道協會會長、合氣道神武鍊成塾的塾長,即是我們稱為的館主,並不是簡單人物。師叔楊永勣師傅則是葉問宗師徒孫,詠春四大天王「講手王」黃淳樑師傅的後期弟子,也是系出名門,但當然薑越老越辣,修練時間相差這麼多,是不能比較的。

合氣道善長關節鎖技,由於人的手腕只能左右90度,就好像詠春的攤手及窒手的切換一樣,所以一旦使用日字衝拳被促住手腕,內旋或外旋90度就已經到了盡頭,再多就會使人產生痛楚,不由自主身體作出遷就動作,最終手腕關節、手肘關節、肩膀關節都冇得遷就,就會失重心倒下。

善長的詠春武術家,是不容易關節被鎖,即或被鎖,「非攤必膀、非膀必攤」,意思就是攤手解不到的,膀手必能解,反之亦然。只要是有質素的攤手及膀手,肘關節夠135度向前伸展,制人者一定反被制,要避免反被制,一定會脫手,對方一脫手,就「甩手直衝」破之。

至於合氣道會走我方出拳外門位置,我們就要做好「朝面追形」,有充足「尋橋」功力,任何情況都能攻守,試問合氣道又如何可以攞到我方重心、力點、關節,施以關節摔技呢?



詠春曾與合氣道大戰,是家師與合氣道黑帶七段史提芬史葛大戰,只有口述及見證人,家師自述如下:

 「…而印象最深便是在學拳期間,我跟巨星史提芬史葛的試手,我當時在繽紛荷里活餐廳當副總廚,聽聞他想看看中國功夫,我便與一位太極師傅應約到君悅酒店總統套房與他會面。先由太極師傅耍太極拳,而我只耍小念頭,之後大家論武,他提出許多問題,但都給我一一反駁,後來我說:不信過來試試。當時還有四個保驃在場,他見我事事反駁,唯有出來試試。

他說他是練合氣道的,但看他的樁手似是練自由搏擊。他身型高我半個頭,非常健碩,一開始他用右拳試探,我用拍手,然後他用右手插拳由上而下。我標前攔截然後上馬追步,拳正準備打出,突然他雙手高舉大叫:Stop!Stop!果然是走慣江湖之人,我唯有及時停手,此事因當時沒有人敢證明,唯有當趣事罷了。」


雖然合氣道始創人植芝盛平於1924年至1925年在偽滿洲國年代在中國住過好一段日子,亦見証過日本人侵略的歷史事實,但日本人對傳統技藝的傳承,倒是值得欣賞,例如要製作武士刀,由煉鋼師、製劍師、打磨師等,一個月只能製作兩把,只求質素,不計較成本,對中國人而言根本是不可能。

中國的彊界應怎界定?自古以來是理由嗎?

作為中國人,悍衛國土,寸土必爭是理所當然,但彊土是怎界定?如果領導人堅持要送給別人,國人又可怎樣? 第一個問題:彊土是怎界定? 許多人,甚至是學者經常會說,「自古以來」,但是有多久才算是?再者,中國國土有大有細,準則在那呢?用最大國土而論,一定以元朝為標準,建立橫誇歐亞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