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6日 星期日

建造業之路並不容易,但一旦輸入外勞,除了本地工人,服務業工資也會下降,後患無窮

(地盤與武館一樣,甚少有女性加入,除了安全督導員或安全主任,才有少數女性加入,不要被電視騙倒。)

外間對建造業有兩個極端的看法,為了吸引更多人入行,以滿足各項工程的需要,往往將他們的人工過份誇大,更有說人工比督察還好,但事實上,其實只不過是玩弄文字的遊戲,建造業有分各個不同工種,例如扎鐵佬(扎鐵工人)要扎好鐵,釘板佬(模板工人)才可釘板,然後水坭佬(水坭工人)才可落石屎,還要考慮天氣、環保理由…等因素,用最高薪的師傅(熟練工人)乘最理想的開工日數,得出當然是最理想人工。

(沒有專門技藝的工人或初入地盤的工人,在地盤工作人工是很低的。圖為勞工處求職資料。)

事實上,初入地盤的新丁,人工是相當苛刻,他們都是擔當雜工,人工只得400元一工(一日)左右,就是我是由學院(建造業議會)出來,到地盤以先,已經過訓練,取得相關證明書及考取金屬棚架中工測驗,但在實習期,仍然比文職的薪酬還少,只比最低工資高一點。希望盡快經過這150日實習期,完成最後的模板中工測驗,人工才有望突破一點兒。


(圖為模板中工測驗的內容,要在3小時內完成一個直柱及橫樑,看似簡單,但要做到平、企、直,而且中途不能掉下任何材料及工具,還要完全乎合安全,才能合格,都要一定技術。)


常常聽到建造業人手不足的消息,故然對年輕人來說,地盤絕對不是他們的首選,無論工作辛苦,工作環境惡劣、危險外,地盤出糧永遠不會準時,歸根究底,是外判制度,一層一層,只要中間出了問題,工人的工資便會延誤,更甚者,外判商會走數,老細下落不明,或者破產,亦時有聽聞…,這是對有意入職者,有很大難阻。

(「有汗出、無糧出」經常在建造業出現,但政府沒有決心解決問題,試問怎吸引人加入這行業?)

商界常常向政府提出輸入外勞,雖然可以解決建造業人手不足問題,但後患無窮,除了本地工人工資會下降外,亦會令工人開工不足或失業問題,再者外勞的工資,大都會寄回他的家鄉,不會在本地消費,對本地消費需求也會大減,各項零售、服務業整體工資都會下降。

2014年2月5日 星期三

詠春不能當飯吃,人始終要走現實的路(三)

人生不應太多包袱,「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聖經詩篇90:10),神創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其功能,也因應他們的功能,有不同發展,只不過在現實社會變得單一,人人只管去追尋:名、利、權利…,讀書也變能功利化,人也漸漸忘記自己應做甚麼,只慨嘆自己比不上別人甚麼甚麼…。但又有誰在他人生結束時候,敢說他的一生沒有一絲的悔恨!


拳王雷奧:「我之生涯,沒有一絲的悔恨!」



漫畫「北斗之拳」最精彩的一回,是長兄拳王雷奧與四弟拳四郎的大戰,由於大家已經練成北斗神拳究極奧義「無想轉生」,兩人擁有同樣的奧義,力量、威力、招數…都是一樣,奧義反而不產生任何意義,只能用最原始的拳法及肉體對決,最後拳四郎擊中雷奧胸前死穴,此時他看見自己死兆星,知道自己時日無多,連死也不假手於人,自插死穴,激昂流淚說:「我之生涯,沒有一絲的悔恨!」為了霸業已經失去愛的雷奧,其實早早己被養父兼師傅指出他永遠學不到「無想轉生」,因為缺乏愛,但當與拳四郎交戰,拳四郎率先領悟「無想轉生」,雷奧的拳竟打不到拳四郎的身體,他第一次感到恐懼,也感受到拳四郎的悲傷及愛,其實他既可感受別人的悲傷及愛,心中豈會無愛呢?一個人只為自己,力量反而有限,若是有所愛的人,即使犧牲一切,包括自己,也不會保留,這就是威力最大的來源。


沒有人可避開拳王的拳,但拳四郎竟避開了,原來他已練成「無想轉生」。


拳四郎使出致命的一擊。

自己過去太多包袱,最終甚麼也做不到,做好事是好,但不是要所有好事都去做,愛人是好,但不是所有人也要愛,若是這樣,就變成墨家的「兼愛」,愛無等差,反失去人倫。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瑪門:財利的意思)。」(聖經馬太福音6:24)

所以人必須有取捨,有決定。離開教會工作,亦要放棄組長的崗位,要開展新的工作,就不得不放棄了博愛醫院的探訪、博愛之家的詠春班,要在地盤工作,就不得不放棄詠春班了。

人並不是單為自己而活,詠春只是興趣,不能當飯吃,人始終要走現實的路。

2014年2月3日 星期一

詠春不能當飯吃,人始終要走現實的路(二)

(高鐵工程進度料延遲562日,承建商以設計多次改動,
向港鐵索償15億5千多萬元趕工。)

經過了一個月模板訓練,一個月金屬棚架訓練,終於到達實戰的場地:地盤。我以前曾經誇口說二十年前在荃灣大河道的麥當勞是自己最辛苦的工作,因為當年的分店沒有今日這麼多,整個葵青、荃灣區只得一間,當年的盈業額只次於尖沙咀及沙田分店,曾經一做就十幾小時…。但今日最終要推翻,我這一生至今,最辛苦的工作是在地盤。

人到中年,體力已經不可能像十八廿二,加上之前十年是在教會擔當文職,雖然都要兼任雜務、行政、簡單維修、小許清潔、探訪、電腦文書…但體力要求也是有限,沒有特別操練,所以這個時候、這個年幾進入地盤,卻是最困難及最挑戰性的。

由於是鐵路盤,特別注重安全,人力資源較多,加上我們幾個同學都是學徒身份,在工程上,只當是輔助角色,不是主力角色,待新開工程開展,才見真章。所以某程度上都有一點點適應時間。

我們是由學院(建造業議會)出來,未入地盤以先,已經接受模板及金屬棚架訓練,各項安全訓練也取得資格:綠咭(又稱「平安咭」)(建造業安全訓練證明書) 、銀咭(指定行業安全訓練證明書),也考了金屬棚架中工資格(「中工」指半熟練工人,地位次於「大工」熟練工人,即是師傅),只欠模板中工未考。但進入地盤是另一個生態環境,人家不會看你有幾多學歷、幾多張咭,取得幾多証書,所有一進入地盤的人,都由「靚仔」做起,即是最基礎的地盤雜工做起,要做搬搬抬抬的工作。

十分幸運,一進入地盤,第一項工作就是「釘樓面」,將不平的地面,以木方架起,上面鋪上木板,讓流動工作台能移動至所需位置,讓燒桿工人可以工作。有機會提番個鎚仔,大家也十分醒神,但由於中間隔了一個月金屬棚架訓練,整個月都沒有提過鎚仔,有點生疏,腕力很快疲倦,也有打死釘呢!

跟著時間大部份都是拆架、起架,一方面覺得幸運可以做自己專長,我們假假地也是「金屬棚架中工」,但另一方面發覺自己毫無優勢,因為中工考試所操練的兩個架,與實際地盤常用,根本是不同,所以即使幾熟中工那套,也幫不到地盤實際工作的要求。

而實際我們被安排去跟的二人,也是我們學院的師兄,也是剛比我們早落地盤一個月左右,表面上合作應沒有問題,但實際是兩回事。一個是學水坭、一個是學模板(但沒有學過金屬棚架),我們有金屬棚架中工及銀咭,卻跟一個甚麼也沒有的,怎能學到真功夫呢?

金屬棚架表面簡單,但要求可有不少,例如在樓宇內使用,高度與最小底邊長度比率不能大於4,流動式棚架是3.5,每個棚架應以斜杆對角45度左右加固,限制橫向移動,同一棚架4條直杆不應有3條有接駁,由合資格人士簽署「表格五」方可使用…等等。

我並不是看輕同門師兄,但始終我們所學專門不同,其中一人更是操北方口音國語,即使是懂普通話經常北上的同學也不易聽懂,若有意見,也難以啟齒,但同時我們又明白理論同實際是有分別,如果要完全跟足原則去做,也是不可能,怎樣拿到一個平衡點實在並不容易,但如果表格五也過不了,外藉工程師難道會隻眼開、隻眼閉麼?

有一次跟大師兄等幾個同學一起建一個工作台,直杆大約有2.5米,除了上下加上橫杆外,小橫杆之間距離必需在1500mm,換言之,中間要多加橫杆,才算安全,但APM即斥責多餘,說我們來了地盤一個星期,怎麼還不懂怎建一個工作台?學院與實際工作是兩回事…云云。

但我又記得有一次加班,就是為幾個金屬棚架加上斜杆加固,但這些架所處位置,安全佬(地盤安全主任)也不會看,因為位置狹窄,而且十分暗,要用手機作照明才勉強做到,有的不能加斜杆,也要用碼(聯接扣)扣住鐵通加固…。

究竟幾時執得緊?幾時執得鬆?我真是愚昧,暫時也找不到準則。

有一次摌車佬(摌車司機)吩咐我將木方放好,以便他下貨,由於我不清楚要求,想問多句,他隨即下車自己做,口中大駡我們這班人,在學院你地都不知學甚麼?我知道地盤沒有人會教你野,只會駡你,你要學就只有偷師,暗中觀察他們怎做,當有機會有人叫你做,你懂得做,就有機會上位,人家會有更多機會讓你做更重要的事情,不過我總覺得有些不尋常,可能上一次,摌車佬車壞了大師兄釘的地台,他立刻上前破口大駡其不是,由於大師兄身材高大,摌車佬一句聲也不敢反駁,因為打起上來一點也不著數,故可能積了怨氣向我們發怒吧!

本來這個「先聘請後培訓」的計劃,是希望有志投身建造業的人士,可以不憂慮經濟及將來就業,但由於聖誕假期多,第一個月的培訓津貼只有三千餘元,第二個月四千餘元,至150日地盤實習,要一個月返足25日才有一萬元,即400元一工(返10小時,即40元一小時,比最低工資高一點),比地盤雜工人工還低,由於新年,提早截糧及出糧,只返了六天及幾小時OT,第三個月出了二千餘元,三個月的人工加埋也沒有一萬,以香港的生活環境,生存也有問題,人人新年過肥年,我過了最瘦的一年,看來都要變賣i phone4S、舊CD、黑膠了。

廣告以至傳播媒介常說地盤人工幾多幾多,又說做地盤,人工好過做督察,其實所指,只不過熟練工人(師傅)的最高工資並返足日數,但要有熟練工人的技藝,非有三五七年功夫不可,還要講際遇,遇不遇到好師傅?遇到好師傅又識不識教呢?所以並不是這麼簡單,看來,到地盤工作,除了體力、EQ、IQ、熟練的人際關係、際遇也不可少,門檻相當之高。

2014年2月2日 星期日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國術並沒有甚麼了不起,詠春要虛心學習方能再創高峰

(泰國拳王播求與文國安師傅合照,惺惺相惜。播求在擂台上以犀利的膝法、靈活有力的掃腿和正蹬、毒蛇吐信般的拳法技驚四座,與另一拳王雅桑克萊齊名。)

香港歌手鄧紫棋憑一曲「你把我灌醉」紅爆大中華地區,MV點擊率270萬,以為十分了不起,誰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Adele一曲「Someone like you」,點擊率3.3億,方知小巫見大巫,鄧紫棋尚且可以靠年輕美貎,但Adele外表完全不吸引,完全靠她的歌聲,由古典到流行曲一樣令人感動,始終不是同一個level。


(樂壇前輩甄妮曾公開怒斥鄧紫棋無家教,目中無人。)

(Adele完全靠歌聲感動人,簡直是天藾之聲。)

(拳王雷奧不恥與實力相差極遠的對手應戰,認為他們沒有資格站在同一個地平線,拒絕下馬迎戰,迫使南斗水鳥拳使出究極奧義「斷己相殺拳」,意圖同歸於盡。)

香港始終是一個城巿,一個地區,雖然最近幾年出了幾個世界級運動人物,如李麗珊、黃金寶、李慧詩等,但不能以此就下下能與世界級比較。即使將香港最頂級的泰拳冠軍,也只能與泰國的B級拳手對戰,這是客觀的事實,所以即使說本地的拳術與國際級比較下有不足,並不是惡意批評,只是客觀的事實。本地搏擊界,早早已將國術排於門外,即使或有國術參與,也是借將方式,讓國術背景的拳手,接受泰拳訓練下出賽,只有極小數國術師傅可以訓練拳手參與拳賽並且獲獎,這是客觀的事實。所有國際級搏擊比賽,大都具備三種武術背景,泰拳、柔道、柔術基本是必備,但亦有的是空手道、跆拳道、踢拳道等,國術是罕有的,這也是客觀的事實。


(拳王文國安師傅早年本有機會代表香港隊出賽,但因為加入港隊的必要條件是必需接受港隊教練的教授,覺得這樣會對一直培訓他的「大俠」不敬,斷言拒絕。)

香港是法治的地方,武力並不能隨意使用。香港法例第383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列明保障個人自由權利,如果沒有合法權力而進行拘捕或錯誤運用拘捕權力,是不合法的。即使是警務人員,亦只有兩種情況下可執行拘捕權:一是法庭的手令。二是拘捕違反法例人士。

「巿民拘捕權」(Power of citizen arrest)是根據普通法及香港法例第221章「刑事訴訟程序條例」香港巿民有拘捕權,但此權力只限對付犯了「可逮捕的罪行」(Arrestable offence)的人,而可逮捕的罪行是指法律規限固定刑罰可被判入獄12個月以上的罪行。

簡單說,盜竊罪最高可判監禁10年,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可判監禁3年,普通襲擊罪可判監禁1年…可判12個月的罪行,巿民就有權用最少武力,施以拘捕。

所以武力並不是用在拘捕觸犯12個月以上罪行的人,也是不合法。

時代不同了,要引証拳術真偽,只有擂台,較有代表性的是泰拳理事會的泰拳比賽,次之為武術聯會的散打比賽,無論你喜不喜歡也好。

去建造業議會面試釘板導師助理一職

今日請假去了九龍灣建造業議會面試兼職釘板導師助理,其實很久以前,金屬棚架T師傅鼓勵我入紙,所以金棚及釘板助理都有入,但一直未有回音,不了了之。 早幾日,建造業議會致電給我,請我去面試兼職釘板導師助理,由於工作時間主要在星期日,不影響現有工作,又可以再接觸釘板,故二話不說...